济南四方通运输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王先生
电话:0531-6632542
邮箱:service@searching-center.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深圳物流企业今年被盗抢超3年总和

编辑:济南四方通运输公司  时间:2015/01/26  字号:
摘要:深圳物流企业今年被盗抢超3年总和
粤赣高速事件给深圳支柱性产业物流带来冲击。
本报报道引起强烈反响 “盗抢”的频繁出现也影响到其他一些相关产业
本报昨日有关深圳多家物流企业在粤赣高速惠州、河源路段遭遇盗抢面临破产的报道刊出后,多家物流企业继续指证该事件,高速盗抢黑幕进一步揭开。在频繁被盗抢的背后,一些企业甚至增加了成本对付盗抢,保险公司提高了保额或者干脆停掉相关的险种,生产企业为应对盗抢增加生产成本变更包装等等。
这种情况已发展成为阻碍深圳支柱型产业的一块绊脚石。
专题策划:刘启达
文/图:记者刘启达、廖嘉明、仇日红、高靖
记者调查
近3月三物流园被盗抢1500万元
据深圳市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协会统计,该协会名下运输企业在2006年~2008年期间的高速公路被盗抢次数是71次、涉及金额约为1270万元,但进入今年以来,被盗抢次数和金额都明显提高甚至超过3年的总和,其中仅来自三个物流园区在最近3月内被盗抢的数额就超过1500万元。
被盗物品回流到广州、深圳市场
深圳鑫某达物流公司总经理李为武告诉记者,在系列被盗抢案中间,深圳曾有两家企业发现了被盗物品回流到广州和深圳市场,其一是他自己所在公司去年承运的一批长城电脑,当时这批电脑是要发往南京的,在货物被盗后该批140余台电脑失踪。
但不久,长城电脑在广州的代理商将南京代理商告到长城电脑厂家,称南京厂商低价将电脑返售回广州,扰乱广州市场。事后,长城电脑公司要求鑫某达物流公司协查。鑫某达介入调查后在天河某电脑城内通过商品条码比对,发现该批电脑就是被盗的那批电脑,鑫某达公司当即报案。
但面临的尴尬是,鑫某达物流公司根本无法取回这批货物,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批次的电脑已多次转手,所有者已发生多次转移。
此外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深圳市场,当时一批被盗电脑直接回到了深圳原产地,但在深圳某电脑城内该电脑显示器比正规渠道进的同样的显示器要便宜200多元。
“盗抢”毒瘤影响到深圳相关产业
由于“盗抢”的频繁出现,这个夜幕下的毒瘤不仅将多家物流企业拉入破产边缘,同时也影响到其他一些相关产业。
据深圳物流企业主反映,此前,他们行内一般都要在保险公司对货物运输进行投保,一般大家都选择累计保额150万元的“物流责任险”,如果途中发生被盗抢等意外事件,保险公司全年累计支付额度可达到150万元,超过部分自付。这个额度的险种曾得到货运公司的普遍青睐,但据货运公司反映,此保额的险种自今年5月起就取消了。
记者昨日致电某大型财产保险公司询问,接线员称他们的确停止了150万元保额的“物流责任险”,公司对该保额的相关条款在办公系统内也作了删除。
记者随后致电该公司笋岗办事处保险专员,对方称现有一名为“货运险”的险种,是单票购买,承运人需要每次出车时进行购买保险,保费按千分之一计算,如果货值是250万元,则每次保费是2500元,而这个价格对于常年运输的物流公司来说代价太高。
而在保险环节,由于货主也担心货运公司无力赔付,所以现在一些企业在运输时都为货物自行购买保险。每次被盗抢时,保险公司都能及时进行赔付,但保险公司在赔钱后会马上起诉货运企业承运过程中保管不当要相应赔付。深圳鑫某达物流公司总经理李为武告诉记者,他公司的10多宗被盗案件中,保险公司无一例外地将他公司追诉成被告,目前他被要求支付的赔金为60余万元。
深圳某计算机厂家生产的电脑原来是一台一包装,由于这种包装很方便盗贼拎走逃跑,该厂一年被盗抢电脑损失过千万元,后来通过物流公司建议将包装改成4台机一个包装,单个人员上车根本提不动,暂时刹住了盗抢风,但该厂每年改包装的费用都要多支出至少150万元。
出口监管货物的失窃产生系列问题
深圳市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协会秘书长郑艳玲指出,协会调研资料显示,在途失窃的货物主要包括普通货物和海关的出口监管货物,这两种不同的货物发生失窃的后果和影响不同,但最终也都会转嫁给承运企业:对于普通货物而言,这些被盗货物无论是保险公司还是货主其目标都将指向承运人也就是货运公司,这些损失最终都会转嫁至物流企业,而海关的出口监管货物发生失窃后,除了会产生普通货物失窃的不利影响外,还会导致数额巨大的海关监管货物非法流入市场,严重地破坏了失窃货物的价格体系,给国内生产商带来难以估计的损失。
困局:流动性太大取证困难
9月16日,深圳市长城货代市场司机方红良将车开到粤赣高速公路上陵服务区时,发现车辆上覆盖着的雨布被割开,41件服装包被偷,损失共计81万元,他当时报了警。但在说明情况时出现一个问题:他说不清楚货是在哪里丢的,由于开的车是流动的,在哪里丢都有可能,这也令接警的公安干警感到无奈。
记者昨日采访和平县公安分局上陵派出所负责接警的夏警官,夏警官对记者说,确实很难,这个车是流动的,小偷可能在深圳那边爬上车,到惠州那边下的货,你让我们和平的去找人当然没那么容易。
除了流动性,路上的摄像头看不清楚也是个问题。从物流市场出来到高速公路,一路都是摄像头,但摄像头平时风吹雨打沾染灰尘,再加上高速公路上,每辆车都开得那么快,有时候车连着车,要看清车牌很难。
深圳市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协会秘书长郑艳玲就此指出,货物在途失窃案件的频繁发生必将对道路运输业产生致命的打击,并严重威胁深圳市现代物流业的健康快速发展,她建议深圳市政府与相关部门协调,组织联合打击。
上一条:海口将投资4亿元建设粮食物流园区 下一条:中国前三季度物流运行呈现加快回升态势